這是在朋友家拍的,是捷運站附近。


昨晚,大小姐又在半夜一點多兩點開始洗衣服。
明明星期六、日的白天都可以洗衣服,
但為什麼就一定要半夜洗呢?
就算晚上洗也可以啊!
完全沒有人理我到底能不能入睡。唉~~
所以兩點時我又起來開燈看書,看了一陣子眼睛真的很累,
才睡著了!
雖然沒有上班,你可以說我白天可以睡到飽,
那麼,如果我白天睡飽了,晚上睡不著,是不是也一樣去吵人家呢?
況且我並沒有午睡的習慣。

■■
下午,把洗好的衣服曬好,不小心掉了兩件在地上。
結果全起衣服卻是濕的。
原來地上又積水了,不是雨水。
因為曾經下大雨時,頂樓的排水管的水倒灌,所以把它封住了。
結果,大小姐再次因為洗的內衣褲(許多件)和襪子沒有把水擰乾,滴到地上都是水。
積在排水孔上的水沒辦法排,那誰要去清乾淨?
因為這件事我說過,一次,兩次……。
既然不想聽不想做不想理,我也眼不見為凈。
就等著什麼都幫她做的哥哥去做好了。

■■■
我在想念還沒有搬來這個房子的小套房。
然後一邊想,是我不對嗎?
看到地上丟著用過的紙巾,
我要把自己的房子搞成一片髒亂嗎?
還真可以眼不見為凈嗎?
唉~~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pang 的頭像
shpang

攝影+文字=我的世界

shp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